關於部落格
世界殘敗但美麗

請爭取屬於自己的未來.
  • 5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紫鳴月~第四章

第四章 其實,A計劃不過就是個公會任務。 話說幾個月前,閒著沒事的夜奇逛到某條小巷子…… “最有前途最能迅速成名的機會在這裡!堅持到底是我們的精神,特立獨行是我們的風格,對聿離王室發動叛亂是我們的興趣,鞭打那隻坐在椅子上據說有個人類名字的肥豬國王是我們的畢生心願……(以下省略六百字)來吧來吧!快加入偉大冒險者公會!” 一塊非常高調、品味卻低俗到不行的圓形招牌就漂在十字路口中心,路過的人有志一同的對“那個東西”投以厭惡的目光。誇張噁心的顏色也就算了,還惡質的施了不知不覺就被吸引注意力的魔法,夜奇在前面呆了大概五分鐘後才回神,無言。旁邊站了一隻正扯開嗓門唱歌的……猴子?! 仔細一聽,呀!這不是西區賣酒老王的女兒新作的曲嗎? 夜奇擰眉,勉勉強強辨認出荒腔走板之歌聲原來的面目。 這應該是……音樂家的另一種悲哀吧?! 站在猴子前方的夜奇有些無奈的想著。 不過確實達到廣告的效力了。 走進裝飾同樣奇詭怪異的入口,映入眼簾的是有一個有點酒吧風格的空間,還有…… 頓時,夜奇掉下了三條線。 什麼跟什麼啊?! 一位穿著白衣服的男子優雅的站在吧台旁,輕啜高腳玻璃杯中的紅色液體,整個人流露出一股貴族的氣勢。但是重點不在這裡,濃烈的血腥味四散,這傢伙很明顯的就是暗夜的佼佼者--血族! 可是,根據路邊大叔大嬸之睡不著恐怖故事中的介紹,這個種族都是穿黑的吧! 更詭異的還在後頭,流理流氣的精靈、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獸人、只剩肉翅的鳥人……更正,是翼人,各式各樣完全顛覆所謂的’’傳說中’’的生物們齊聚一堂。 真不愧稱之為偉大冒險者啊!踏進這裡就要有一定程度的勇氣了。 夜奇在心底讚嘆道。 (謎:你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吧!?) 總而言之,夜奇就在這間奇怪的店裡,那塊破破舊舊,佈滿撕了又貼、貼了又撕痕跡的任務公告板上,找到了這個任務。 Antique,是這項任務的要取得的目標。 話說五百前的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被譽為史上最厲害的雕刻手—莫拉‧福斯特,正收拾東西,準備結束一天的工作,他環視著工作坊裡大大小小的雕刻品,最後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像是面對情人那般深情繾綣…… 滿足的呼出一口氣,轉過身,卻沒看見,初步完成外型的雕刻,未開的眼裡閃過的那一道藍芒…… 「這時候,外面突然驚雷一響,超大隻的閃電打下,恰恰穿過未緊閉的窗子,正巧劈到塑像上。外頭轟然下起大雨。」 夜奇饒有興致的看著解說員作足表情,臉色一會兒驚詫一會兒肅穆。 「莫拉背對著塑像,正仔細擦拭著雕刻刀,對後頭的變化毫無所覺,只是有些疑惑為何會突然降下大雨,莫拉大概當時心裡正想著:『哎呀,我還沒收老婆的衣服!』」 * * * 「莫拉……」低沉渾厚的聲音,隱隱約約的響起,在大雨中應該聽不見的,卻帶起強烈的共鳴及震波,屋中的大大小小的雕刻品都微微地晃動了起來。 莫拉有些慌的回過頭,矮壯的身軀陡然一震,嘴巴張成O字,腦袋一片空白。 原先籠在夜色下,置於屋內正中央、顏色有些黯沉的木質塑像,此時竟周身泛出白光,塑像之後竟隱隱有個身形。莫拉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這……這是……! 「雕得,挺不錯的嘛!」 渾厚的聲音和一字一字帶出的震波再度傳出,莫拉的心神完全被來人逐漸清晰的身影引住。那”人”瞧著他,模糊中好似勾起一抹笑,白光驟然大盛,臉部的線條倏地明晰,年邁的雕刻家心底大震!竟然和塑像一模一樣!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詳細情形或許莫拉也不明瞭。不過世人所知道的是,那一夜,只要是矮人所在之處,地面都冒出點點銀光,尤以莫拉所在的小城為最,與皎潔圓滿的月亮遙相呼應,矮人的神賜下了祝福…… 在這個傳奇性的夜晚之後,莫拉就被人稱作『神的雕塑家』,那座小城也易名為艾銀鎮(取艾拉德和銀光之意),而這尊經過加持的塑像也成了矮人一族的傳世之寶,世世代代的向後人宣揚艾拉德上神的光輝。 * * * 「但是,兩百年前,塑像失竊了。」解說員小杜沉重的說道。 矮人當然氣的不得了。但奇怪的是,最初的慌亂過去後,他們卻反常的冷靜了下來,完全違背了矮人易怒的天性。掛著一絲藏不住的笑意,矮人之王派出的使者到卡勒大陸各處探查,命令是:找到艾拉德的徽印。 大多數人疑惑不解,一直到事情發生的一百年後,原因才慢慢的傳出來。原來,矮人族祭司傳達上諭,說是塑像受過加持,非經過矮人族同意而碰觸之生物,將降下天罰,並且會以最轟動的方式知會矮人族—也就是那人的頭頂不分死活皆會一直浮著艾拉德之徽,「有一座聿離偏宮那麼大喔!」祭司還很有幽默感的說。祭司如此誓言,矮人也樂的開花。要找聖物Antique就往奇異的地方找去吧!祭司信誓旦旦的說道。 矮人懷抱著樂觀的心情等待著,這一等,就是五十年。在這段時間,矮人之王的兒子通過考驗,已經到達可以接替父親之位的年歲,然而,沒有聖物,繼位儀式無法舉行,有著漫長歲月的矮人,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他們開始慌了。當年預言的祭司已死,艾拉德不曾再降下旨意。族裡眾說紛紜,憂慮逐漸瀰漫每一個角落。 「難道,偷走聖物的不是外族人?」有一個聲音冒出。 一片嘈雜中,長老們迫不得已找來了以奸險機智著稱的人族,希望尋出雕像的去處。 事過百年,線索大多已經散佚,不過拜矮人單純的思維和近乎沒有變化的生活方式所賜,聰明的人族在仔細的調查後,竟然將手指向了:全國敬重、崇拜著,有如帝王手足的元老級將領-科力斯˙勁。矮人們憤怒了,正準備把這人族剝皮砸碎燉湯餵狗吃時,更令人錯愕的事情,不!該說是更令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科力斯聽到此事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否認,不是憤怒,卻是招集家族、聚集戰士,迫不急待似的,拿起斧頭和盔甲,開鋒!飲血!(註一)(據他逃竄出的家僕表示,皮力斯聽到消息的當下還說了:「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啊…」此類話語。) 矮人莫名其妙的戰爭,就此爆發。 此戰打了三十餘年,戰況激烈,雙方都非常疲憊,更悲慘的是昔日的戰友刀刃相向,淚水溼透了大鬍子,手裡卻頑固依然地將斧頭向昔日的同袍斬下。 王族軍困惑著,難過著,無數次費盡心思地勸說,卻無法讓科力斯˙勁和他的軍隊一戰的決心有所動搖,他們怎麼也不明白,這場戰爭的意義。 卡勒大陸上各個種族帶著各種各樣的心態,或多或少的也參與了戰事,原本大致底定的勢力又重新有了一番組合。 想當然爾矮人分裂了,原本的矮人帝國依舊是帝國,但是漸漸也有人稱他們為「艾拉德矮人」。而在科力斯˙勁逝世後叛逃的矮人們(大部份集中在聿離的西北邊,也就是和靜若、風焉交界的三不管地帶,有傳言說他們的聚集之地在一個古老的地下城,但從沒有人真正去過。)則被稱為「科力斯和他的那群背叛者」,又名「墮落矮人」,意旨他們不但背叛的族人,還背棄了最重要的艾拉德。 此外,因為戰爭耗時良久,矮人雙方分別都向四周國度商借糧食後勤(沒有武器,矮人對其他地區的武器是不屑一顧),而各國也很聰明的要求以交流矮人們的特長作為交換。 你想的沒錯,就是制器技術。 於是,三十年戰爭過程中,矮人的技術不斷少量少量的流出,各家貴族皇室也收集了數樣傳說中的黃金兵器。卡勒大陸上的武器以及高手排行也重新有了組合… 其他影響暫且不提。 再說回Antique。作為引發一切的導火線,矮人們對它是又恨又敬,但作為信仰的代表,它的回歸是必要的,不過明顯的可以看出矮人的態度比起之前消極了許多。 戰爭結束後,Antique的尋找任務散佈到世界各處,當然也少不了傭兵們的參與。 有人說,他在聿離國北邊的落魄貴族手上看過;有人說,靜若的邊境曾傳出他的消息;也有人說,流彥跟沙沙灣的強盜勾結,把矮人的聖物賣到了海的另一邊。而最神秘且令人恐慌的一條傳聞是:矮人的神不再眷顧祂的子民,收回了祂的賜予… 種種傳聞眾說紛紜,卻都沒有實際證據。 「這是個未完的故事,所以很適合用來當床邊故事,教育孩子努力向上。」小杜笑出來,補充了這句。 「究竟真相是什麼呢?」已經講了小半個時辰,夜奇聽得入迷,忍不住問道。 「這就有待你們去找答案了!」小杜今天很開心,來這裡的傭兵,難得有認真聽他說故事的。「這次的任務最初由冬君家族提供,廣募各家傭兵前往神秘谷,嗯,就在御城西南邊的霧默森林深處。據傳一年前他們在那裡發現了Antique的相關線索,只是,神秘谷附近地勢複雜,各種魔獸亂竄,還有人說那裡有奇妙的陣法,非常危險。可能冬君不想耗費太多人力,」他推測,「畢竟他們歷代都跟矮人一族一直有合作關係,用不著冒險」這句說的特別輕,「出資一千金幣發布傭兵任務已是極好。」 「所以冬君要我們幹啥?拿回Antique?」夜奇皺眉,「這樣把聖物直接還給矮人就好啦!說不定還可以分一件神器,嘿嘿~」他美滋滋的想。 「神器哪有那麼容易拿啊,」隔壁那桌的傭兵大笑,其中一個道:「要拿到冬君的一千金幣,只要幫他們查出進神秘谷的方式就可以了!那群高高在上的傢伙才不指望咱們拿回聖物咧!」「哈?還進不了谷啊!」夜奇驚訝的問。「就是啊,這傢伙上次去,還沒看到谷就暈菜了,魔獸特多啊!」「切!你少囉唆!就算看到谷還不是被扔出來!」「是啊是啊,還完全不知道是怎樣被傳送出來的,超古怪。」「吼說起來就火,被丟出來就算了,我上次還被傳送到霧默湖上面,游了快半天才脫身,差點沒累死…」七嘴八舌,開始說起被那谷陰了的往事。 「所以啦!就連冬君家族和本大爺都進不了谷,你這小娃竟然還妄想拿到矮人的聖物啊!別說笑話了!哈哈哈!」留著一把大鬍子的傭兵把特大號酒杯重重一放,下了結論。整個貌似酒吧的公會又笑了起來,夾雜了一些複雜的表情,呵呵似乎大家都吃過虧。 夜奇撇撇嘴,一口乾光手上的特調蜜酒,霍然站起:「各位,打個賭吧!」他露出自信又頑皮的笑容,笑道:「我如果完成任務,你們出錢請我喝一年的蜜酒如何?」蜜酒一杯可不便宜。 「小鬼別開完笑了!」「好啊年輕人有膽!就賭啊誰怕誰!」「你輸的話就幫大伙洗一年衣服!」「拜託怎麼可能啊!」「難道你有外掛可開?!」(←大誤)「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哼!」「小屁孩回家喝奶去吧!」嘰嘰喳喳嘰嘰喳喳,一時之間,噓聲笑聲四起。 「停~~」夜奇拍拍桌子大聲道:「大家請聽我說啦!」等四周的人稍微靜了,呵呵呵他笑了起來:「我們來立約吧!」他舉起右手,續道:「想賭的人舉起右手啊!」尾音上揚ˊ 「好啊喔喔!」「就看你想幹嘛!」「立約是怎樣啊?」明顯是個菜鳥傭兵「笨蛋,就是契約啊!」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要先想好彩頭!賭了!」勝算很大,方才嘲笑的大鬍子也心動了「已契約之神為名喔!小子別想作弊!」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傭兵就是一群惟恐天下不亂的三姑六婆男性版。 夜奇還是在笑。而在小杜的眼裡,這笑彷彿又比剛才更燦爛了一些。 「以契約之神,克魯那那貝梅多˙卡勒˙樣平琴思為名,我,夜奇如果能達成這次的任務,爾等就必須……」清清朗朗的聲音誦念著咒,迴盪在午後的悠閒空氣裡,呆愣的小杜看著少年,然後恍恍惚惚中被抓去當見證人(逼著貢獻一滴血),並被承諾可以分得勝方的獎勵… # 接下來的許多許多日子,每當小杜喝起免費的特調蜜酒時都會想起,在那個吵雜擁擠的人群中間,白衣金髮的少年舉起手,朗聲念出的,不只是他狡猾的賭約,還有更溫暖、更溫暖的東西…... 小杜總是說他不會形容。 「只是,可以讓人打從心底微笑而已喔。」 老邁的臉上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說起這件事,總是如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