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世界殘敗但美麗

請爭取屬於自己的未來.
  • 5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風焉

說到吃,卡勒大陸自三歲小孩到八十歲老太婆都會留著口水眼神迷離的告訴你:「風焉的夢幻饗宴。」 是的,目前我們的位置就在這個以美食風靡天下的國家----風焉國。 這一天,千年風雨洗鍊的風焉大殿裡,一片肅靜。 一個聲音感慨地響起: 「眾卿啊!古諺有云:『人當時時自省。』朕雖為九五之尊,但到底還是個凡人罷了!這反省的工夫絕對是必要的。」王如此說道。 跪伏在底下的臣子一片靜默,暗自揣測著聖上詭變莫測的心思。 「吾國自南華王創建以來,世代交替,更迭起伏,迄今已有千年之久,這其中坐在朕這個位置上的,有賢能英明的國主,也有庸碌愚昧的昏君,風焉的子民們或苦或甘,都這麼走過來了。」 王頓了頓,續道:「前些日子聿離國的那個腦殘王命人編纂的聿離國史付梓,朕花了三天終於把它們了結,有些想法要聽聽你們的意見。不過在這之前,」年輕的國君比了比右下首的輔弼大臣,道:「蒼水,你一定看完了吧?起來說說。」 「是。」被喚做蒼水的中年男子起身,文雅的面孔冷靜沉著,湛藍的雙眼有著無窮的智慧,只聽他道:「陛下,八個字:『歌功頌德,荒誕不實』。」 「哪還用得著八個字,就是『垃圾』嘛!」同為輔弼大臣的昊火也起身批評道。 此二人一火一水,當真是水火不容,每次見面皆針鋒相對,句句帶刃,一向沉穩內斂的蒼水一遇上昊火就變了個人。三年前新王登基,竟命兩人同任輔弼大臣,許多人驚訝之餘開始擔憂風焉的未來,甚至有人密謀趁朝內炒翻天這大好時機奪取帝位。但令人跌破眼鏡的是,蟲害糧荒、內亂、外敵等災難都過了,這一火暴一沉穩搭配的天衣無縫,全國上下對王上的識人之明佩服的五體投地,也讓某些人扼腕不已。 「是啊!佞臣、貪官、汙吏、土紳強豪橫行霸道、魚肉百姓的種種惡行一字不提,諂媚庸俗的言語,簡直荼毒我等眼睛、汙辱高尚的風焉文字!」文樂大臣尚懷憤怒的起身說道。 負責翻譯此書的五個翻譯官,至今還臥病在床,病因是嘔吐過度導致的食道灼傷。 風焉大殿有個不成文規定,每次上朝,臣子們開口說了話才能起身,若不發一語,大有可能跪上一個時辰。此制的發起人正是眼前的風焉王,「每個人都要貢獻意見,這是身為臣子所必須做的義務。」王上如是說,除了立威,這其中其實也有鼓勵群臣多動腦袋的意思吧! 「說得好!切中核心。嘿,都起來吧!都一把年紀了別跪太久。來人,拿椅子來!」 侍從搬來了椅子,還有一張橢圓狀的長桌。 王瞧著他們一一入座,視線緩緩掃過這些或年輕朝氣、或老成持重的左右手們。輔弼大臣-蒼水、昊火,文樂大臣-尚懷,財務大臣-林紒,刑部長-天厲、外交大臣-森青,三位將軍-棠勒、旋戾和信良。 「得臣若此,吾復何求?」心裡這樣想,王滿足的嘆了一口氣。 回過神,王開口道:「腦殘的人無論用多少手段都不會變聰明,這種天生的『優良』遺傳還真少見。」一閃而逝的譏諷出現在年輕的面孔上,「不過這招編纂史書卻是相當不錯的點子,」他正容道:「父王雖曾構想過,卻來不及付諸實行,咱們就把它搞大點,眾卿以為如何?」 「王上,您這是要寫史書的意思嗎?」約摸四十多歲,鬍子一大把的粗豪漢子小心翼翼的問道。 「是啊!棠勒,你有什麼意見呢?」王恰到好處的露出疑惑的表情。 「臣……這個…臣……」棠勒結結巴巴、一臉緊張的不知所措。 「王上,您就別玩他了吧?」蒼水硬憋著笑,替棠大將軍解圍。棠勒這大老粗看不出來,王眼裡明明白白的笑意他可是瞧的一清二楚。在風焉境內任何一個人都知道這位驍勇善戰,站在千軍萬馬前依舊面不改色、談笑用兵的棠勒大將軍,一生最怕的東西就是讀書寫字,也難怪他會緊張成這副模樣了。 看著棠勒滿臉通紅的樣子,風焉大殿裡的一干人完全不給面子的放聲大笑。 「笑!笑!再笑嘛!我就不信你們沒有害怕的東西!」棠勒真是氣死了,自從這個弱點意外被發現後,他三不五時就會被嘲笑一番,尤其是王上!他狠瞪了坐在龍椅上笑的東倒西歪的國主,可惡啊!!他的心在悲泣、他的血在吶喊! 「好啦!棠老大你別氣了,我這麼個善體人意的君主怎麼會做這種要你命的事呢?」說罷又悶笑了起來。 好一陣子過去,某人終於良心發現,止住了笑。王清了清喉嚨,開口說道:「並沒有人叫你提筆寫字啊,棠勒。」揉了揉笑到發酸的嘴角,不愧是棠家的人,無論玩幾次都是那麼的有趣啊!風焉的王在心底歎息。他轉向文樂大臣:「尚懷,這事就交給你去辦!立一個部門專門搜集各地史料,稗官野史、街談巷議等等都別放過,朕要最完善的資料。」 「另外,風焉元老或退休大臣們肯定有很多故事,也派人去做個訪談,記得問問他們對這些事的看法意見。記史須超脫物外,吾等凡人,只好將就的統合眾人的想法,希望可以成就一部足以流傳千古的史書!」 望向廷外聳立的風焉國徽,王的眼晶亮亮的閃著光芒。 「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看見王眼底的興奮和期待,閒了挺久的森青也燃起熱血,想要為這個為風焉盡心盡力的王做些什麼。 「當然!這件事大家都得參與。」沉吟了一下,他擰眉:「基本上朕的出發點就只是希望這些陳年往事不會被時間無情的流逝給凐沒。歷史上有位很有名的君王曾在他的良臣過世之後說道:『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我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鏡矣。』此三鏡之說,實在有道理。朕比他幸運太多了,人之鏡,我面前已有這麼多,」看著底下的臣子,王突然輕笑:「難怪,我被堵的啞口無言的機會也大多了。」眾人露出尷尬的神色。 「現在,咱們風焉缺的就是古之鏡了。」王頓了頓:「聽我說了這麼多,有沒有蹦出什麼好點子?快說來給朕過過耳癮。」眾人翻了翻白眼。王又開始不正經了。 除了天厲,他微低著頭,沉思著。 「啟稟王,臣想到了。」好半晌,年輕的法官.....是刑部長,略帶點遲疑的神色說道。 「說吧說吧!天厲一向有特別的點子。」雖然一向和討論主題無關。他們的王有些無奈的想著。 「但是,和寫史書好像不太有關係。」果然。天厲眨眨銀色的眼睛,微赧。 「呿!哪次有關過?說吧說吧,觸類旁通是你的天賦。」昊火涼涼的提醒某人。 天厲吸了一口氣,說出他雖與主題無關卻讓聽者同聲叫妙的好策略。 * * * 五個月之後,風焉的領土出現兩批新職的官員。 一批名太史,另一批叫御官。 王和天厲的想法,會為風焉人民帶來怎樣的驚喜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